娱乐:张杨携新电影再次回到群众视界 破隐遁玉林传达

娱乐 1

张杨,中国电影第六代导演代表,处女作《爱情麻辣烫》即获金鸡奖,第二部作品《洗澡》直接捧获圣塞巴斯蒂安国际电影节最佳导演奖。近年来,中国电影市场空前繁荣,银幕数开始呈几何级数疯长,“张杨”的名字却从大银幕上消失了,圈中盛传这个第六代导演中最有市场潜力的佼佼者隐遁大理,挡住无数投资者的热钱,闭门谢客……

娱乐 2

图为:导演张杨。片方供图

但其实,这两年,张杨一直在忙着一部叫《冈仁波齐》的电影。如今,这部电影拍了出来,就是将于6月20日上映的《冈仁波齐》。日前,影片提前点映,导演张杨、尹鸿、老狼等参加了映后见面会。

躺着看《冈仁波齐》

杭州6月29日电 “我从来不想观众的事儿,不知道什么样的观众是我的观众,他们在哪儿,但电影完成之后,会有我的缘分,影片也自然会寻找到它的观众。”一直以来,导演张杨都是这样看待观众与自己作品的关系。

“想法在脑海里生长了十几年”

6月17日-25日,为了让观众更好的理解电影内涵精神,了解导演拍摄的幕后,在首映礼后,由张杨执导的电影《冈仁波齐》在上海举行了为期八天的回声艺术主题艺术特别展,通过艺术展的内容,向观众传达电影之外更为丰富的信息与感受。

日前上映的影片《冈仁波齐》,一开始因其小众题材以及进口大片的挤压,排片率不足2%,被观众称为是一部“今天不看,明天就看不到”的电影。但后期不断发酵的口碑让该片的排片率和对应的票房都不断攀升。截至目前,影片的累计票房已突破3000万,对此,该片导演张杨说这超过了自己的预期。

朝圣的故事在张杨的脑袋中生长了十几年,这与他26年前第一次进藏,感到的自由精神有关。之后每一次回到西藏,一路上见到的风土人情都催化着这个电影种子的萌芽。在路上,他偶遇了巴德活佛——后来成为《冈仁波齐》中带着叛逆心上路的少年原型。

在主题艺术特别展现场,很难不被吸引住。在这里,走廊的墙上屏幕播放着创作过程的画面。在艺术展核心观影区,利用微鲸的智能投影技术,电影《冈仁波齐》被流畅地投影在房间顶部,镶嵌于穹顶之中,片中仰望神山之王冈仁波齐的圣徒与下方朝圣般仰望着影片的观赏者相呼应。朝圣路上,当众人笑嘻嘻地在扑向水里,感觉水都溅到了我脸上。一位观众说,那个画面,真好看。

娱乐 3图为:导演张杨和他的团队。片方供图

26年前的第一次进藏,张杨就曾揣着3000元钱和一台walkman独自在西藏流浪3个月:“长途车一路颠簸,尘土飞扬中,我经常和自己对话:我的理想是什么?我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我真正想要的生活是什么?这次旅行改变了我一生,它让我变野了,在城市中再也待不住了……”从那时起,西藏成了他寻找人生和电影创作双重答案的地方。

情归《冈仁波齐》 真实镜头记录2500多公里朝圣路

《冈仁波齐》其实在张杨的心中生长了十几年。据悉,早在1991年,张杨就曾揣着3000元和一台walkman独自在西藏流浪了3个月。在颠簸的路途中,他会经常问自己:我的理想是什么?我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我真正想要的生活是什么?这些问题在张杨和自己的对话中,逐渐清晰了起来。“我以后一定要拍一部真正磕着长头去朝圣的电影。”由此,西藏成为了张杨寻求自我以及创作的心灵属地。

“《冈仁波齐》是一个没有程式化剧本的概念,只是这个想法已经在我脑海里生长了十几年。后来终于确定了拍摄方案:就是用一年的时间,跟着一组真实朝圣的队伍拍摄。用一种苦行僧的方式,跟他们朝夕相处,同吃同住。也不事先规定剧情,就从他们本身的生活里挖掘故事和人物,我相信这里面一定能拍出有意思的东西。”张杨对《冈仁波齐》的构想竟很快得到一批志同道合的电影人的认可,团队和时机都成熟了,但找谁来演是个问题。

在影片中,第六代导演代表人物张扬用纪实的风格,记录了11位藏民为了各自心中的愿景,组成了一个前往拉萨大昭寺与神山冈仁波齐的朝圣队伍,以行长头礼方式,用身体丈量了2500多公里的路程。银幕上,藏族汉子尼玛扎堆在父亲去世后决定完成父亲的遗愿,带着叔叔去拉萨和神山冈仁波齐朝圣。时正马年,正好是神山冈仁波齐百年一遇的本命年,小村里很多人都希望加入尼玛扎堆的朝圣队伍。这支队伍里有即将临盆的孕妇、家徒四壁的屠夫、自幼残疾的少年,每个人都有着不同的故事也怀揣着各自的希望。

本文由msyz发布于娱乐,转载请注明出处:娱乐:张杨携新电影再次回到群众视界 破隐遁玉林传达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